云梦深深

魔道祖师同人专用子博。
cp无节操,主忘羡、曦澄。

[忘羡/曦澄]如果《魔道祖师》是个恋爱养成游戏 08

※又名:线上老婆真的是个男孩子

※前情回顾 01 02 03 04 05 06 07

※恋爱养成网游(?)设定,忘羡曦澄都是内测玩家

※汪叽和澄妹都是女号设定,注意避雷。不过两个cp交往时都知道对方是男的,也没用女体做什么糟糕的事。也不用担心逆,不会有逆

※联文,下更 @遥雪雪的杂物间  亲爱的,干巴碟~



  如果上天可以给他一个跳转时间的机会,此时的魏婴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回到十分钟前,不,三分钟前、一分钟前也好……

  身上的紫衣被风吹的猎猎作响,身体开始下坠,万有引力定律在游戏里完美展现着。望着眼前灰蒙蒙的天,魏无羡脸上的表情已经从一脸懵逼转为了欲哭无泪——

  我特么为什么要手贱?!好奇心害死羡羡了!这回是真的要死了吧?突然有点恐高怎么办?这哪儿是转职召唤师啊这是转职尸兄好吗!

  “要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云梦,莲花坞。

  魏无羡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他眼前的角色面板,“我的蓝条变灰了……看起来是,锁死了……”

  “什么玩意儿?”江晚吟听罢凑上去查看,果然如魏无羡所说,他的灵力条变成了灰色,连数值都没有了。江晚吟有些担心,可嘴上还是说道:“这肯定是游戏管理员都看不惯你不务正业让你好好玩你的恋爱养成别到处惹事,直接给你封了蓝条吧。该!叫你浪!”

  魏无羡靠在蓝忘机身上哀怨的望着江晚吟:“晚吟妹妹你怎能如此对我……我好歹也是你设定里的未婚夫——”

  江晚吟大声打断他:“滚!剧情早改了!别整天拿这个说事!再说你是我未婚夫我就打断你的腿!”

  魏无羡佯装害怕又往蓝忘机身上贴了帖,双手环住他的脖颈:“蓝湛~~澄澄说要打断我的腿!我现在没灵力了你可以定要救我啊!”

  “嗯。”蓝忘机把没收到回复的窗口往旁边一挪,方便魏无羡靠过来。

  魏无羡瞥了一眼那个窗口:“你问在线gm他八成还是会回复他不知道,我都怀疑这是不是自动回复了。”

  看着黏在蓝忘机身上的魏无羡,江澄无比想把这人轰出莲花坞,连带着他的奸夫一起。

  “魏婴,我说你能不能收敛点?”

  魏无羡一脸我懂的表情回道:“秀恩爱哪有收敛之说?澄澄你要是羡慕嫉妒恨也可以跟蓝大哥秀啊,我不介意的~你不会不敢吧?”

  “……”一只脚刚迈进房门的蓝曦臣毫无防备的就被魏无羡点了名,对方还冲他眨了眨眼。蓝曦臣有些无奈。

  “谁不敢?!秀就秀!等爷出去了秀不死你!”

  “这可是你说的~”

  见魏无羡一副阴谋得逞的样,江澄顿觉这其中必有阴谋。

  “……看来魏公子是没什么大碍了,忘机也该放心了^_^”蓝曦臣走到江晚吟身边,笑眯眯的开口道。

  听到这个声音江澄吓了一跳:“我靠蓝曦臣你什么时候来的你属猫的吗怎么都没动静的?!”

  “当然是你说要秀恩爱的时候啦~”魏无羡毫不留情的补刀。

  江晚吟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精彩:“魏婴,你算计我?!!”他看看蓝曦臣,一甩衣袖快步走了出去。蓝曦臣无奈的摇摇头,与忘羡二人说了几句,便追了出去。

  魏无羡在蓝忘机怀里找了个舒适的姿势,调出面板来回刷着,“蓝湛,没了灵力条我基本就是个废人了,你要是嫌弃我改嫁我也不会阻止的。”

  “……别胡说。”蓝忘机想了想,补充道,“只要血条还在就不是大事。”

  虽然严格意义上这不能算安慰的话,但魏无羡很受用。

  “在线gm回复了,你看看。”蓝忘机将窗口移到对方眼前。

  “如果是被温逐流攻击过那可能是中了他的‘化丹手’。在角色血量低于50%,灵力值低于15%的前提下,如果NPC温逐流发动了随机攻击‘化丹手’,会有5%的中招可能性,且两样数值越低可能性越高。”

  “……”

  “哦,这意思也就是说我倒霉碰上了。我该去买张彩票的。不过这还是那个我认识的gm吗?”魏无羡感慨。他手上滑动着自己的面板,突然发现有一封未读邮件。


  「尊敬的玩家魏无羡:

  恭喜你成功解锁新地图,并获得转职召唤师资格!

  此职业现阶段为隐藏职业,攻击力与攻击范围皆在其他职业之上。

  你可以随时选择是否转职。

  祝你玩的开心。」


  “这邮件也太不正式了,下面连个落款都没有。”魏无羡小声吐槽。在他关闭邮件之时,面板上跳出了对话框。


  您是否选择转职召唤师?

  是      否


  既然获得了开启隐藏的钥匙,不去用岂是多年游戏玩家魏婴的作风?于是他毫不犹豫的点了“是”选项。

  一道白光闪过,蓝忘机感觉身上一轻,等他回过神,怀中哪里还有魏无羡的影子?

  “魏婴?”蓝忘机有点懵。

  “魏婴!魏无羡!”

  到处都找不到那个人,蓝忘机慌了。


  曦澄二人听到蓝忘机的喊声过来询问,得知魏无羡瞬间消失的消息。蓝曦臣先安抚好“妹妹”,三人便开始商议对策。

  江晚吟:“那个混蛋肯定不是挂了,说不定传送到哪儿去浪了。”

  蓝曦臣:“忘机说魏公子是看了那封邮件才消失的,转职的话兴许是去某个NPC处洗点了,忘机不用担心,魏公子那人肯定有办法的。”

  蓝忘机等了半天,在线gm除了“我真的不知道”外,没回过其他话。

  蓝曦臣看看蓝忘机,对方脸上不再是毫无波动,而是任谁都能读懂的担心焦虑。

  “不管如何我们出去找找,说不定能碰到魏公子。”蓝曦臣提议,“这样,晚吟找云梦地图,忘机去姑苏,我去兰陵转转。到时在这里碰头,如果要去岐山,我们最好一起去。”

  蓝忘机点点头,御剑而去。江澄虽然嘴上说的满不在乎,实际心里也是担心的。蓝曦臣握住他的手捏了捏,江晚吟难得没有发作,蓝曦臣冲他笑笑,也御剑离开了。


  仙魔道的地图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要在里面找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游戏里无法联络,npc又不知他的去向,再加上一个基本没什么卵用的在线gm,除非魏无羡自己出来,否则这基本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蓝忘机放出了手里最后一支烟花,在围观群众的惊叹声中转身离开了。天色早已暗下来,按照约定,他应该去莲花坞与哥哥和江晚吟汇合,但他思虑再三,还是决定只身前往岐山。


  蓝曦臣回到寒室正看到坐在桌边喝茶的紫衣少女。

  “等你很久了。”紫衣少女放下茶杯,“你应该去过莲花坞了吧?”

  蓝曦臣点点头:“什么时候发生的?”

  “我从镇上回去的时候,莲花坞就已经进不去了。”紫衣少女一拳锤在桌面上,恨声道:“妈的,这个死魏婴,没钱了不知道跟账房管家要啊?!就算要赚钱就不能接个危险系数低的任务吗?!干嘛去惹温家!这下可好,他自己不知道死哪去逍遥了,我要想回莲花坞还得先把温家灭了,真是日了狗了!”

  蓝曦臣在他对面坐下来:“晚吟先别急,灭温家的事再议,眼下最要紧的是先找到魏公子。看样子你也没收获。忘机还没回来,估计也没找到。”

  “人找不到,家也不能回。总不能一直住你家吧?”

  “我不介意。”

  “我介意。”江晚吟对上蓝曦臣的双眼,认真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到云深不知处,你们蓝家对我的态度很微妙,之前你叔父还把我叫去说了很多奇怪的话。我明明是第一次来,这是要干什么?下马威?还是说我就这么不招人待见?”

  “他们大概……不是那个意思。”蓝曦臣大体猜到了:估计是这些npc已经知道这位江二小姐是他家家主的未婚妻了。但当着江晚吟的面,蓝曦臣没说出来。

  两人又等了大约半个时辰,蓝忘机还是没回来。蓝曦臣心里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会不会出了什么事?

  “糟了!”蓝曦臣站起身,一脸懊悔,“忘机八成是去岐山了,万一碰到温家的人……”

  一旁的江晚吟被对面人的动静惊到,他从来没见过如此慌乱的蓝曦臣,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蓝曦臣拿起裂冰就要走,被江晚吟拉住:“你想一个人去?丢了个魏无羡,又丢了个蓝忘机。你要是再丢了,我一个人还怎么出去?”

  “我跟你一起去。”


  深夜的岐山地图基本没什么人,一路上也只有零星的灯火,大部分店铺都打烊了。蓝江二人找了家客栈落脚,蓝曦臣向伙计打探温家的口碑,一来二去,倒真的问出了点有用的信息。

  原来温家在岐山的名声并不怎么样,几乎等同于欺男霸女无恶不作的恶势力。尤其是温晁和他身边的王灵娇,简直让人恨得牙痒。

  “听说今天,也就一个时辰前,那位温少爷又扣了一妙龄少女在不夜天城,听说美若天仙呢,真是可惜了,唉。”伙计说完还好心的提醒道,“我看尊夫人年纪也不大,长得又漂亮,您可千万小心,别让她被那温晁掳了去,那人可不管这姑娘有没有婚嫁。”

  蓝曦臣笑着谢过伙计,伙计见自己任务完成,也没妨碍两人休息,照例询问客官所需,得到答复后便径自下了楼去。蓝曦臣跟着江晚吟走进房间,随手关了门。

  江晚吟:“你觉得小二说的少女有几成可能是蓝忘机?”

  蓝曦臣沉默不语。

  江晚吟问道:“要不要夜探不夜天城?”

  蓝曦臣:“如果真是忘机,以他的等级别人是留不住他的,除非他自愿。今天先在这里住一晚,明天再去探个究竟。”

  江晚吟看了眼向自己走来的人,挑眉道:“这游戏套路真好猜,夜晚住客栈永远都是只有一间空房。这梗已经烂大街了。蓝大美人你不会不知道吧?”

  蓝曦臣回以微笑,不置可否。

  “那今晚你睡床吧,我在这儿凑合凑合。”江澄想到蓝曦臣本体是姑娘就忍不住绅士了一把,他一个大老爷们总不好委屈了人家。蓝曦臣同样作此想法,毕竟翘着二郎腿坐在桌边的江晚吟,在视觉上来说,是个实打实的女子。

  “江姑娘,”蓝曦臣特意强调了对方此时的性别,“让一个姑娘凑合我一个男子睡床这不合适吧?”

  “谁说我是姑娘?!老子纯爷们!”

  蓝曦臣见对方铁了心要与此桌共存亡的架势,只能合衣躺上床。大概是累了,没过多久,房内传来了“咚”的一声响,蓝曦臣下床,借着未烬的烛光,将趴在桌面上的江晚吟抱到床上。

  合上了那双凌厉的双眼,江晚吟整个人柔和了许多。蓝曦臣忍不住抚上对方的脸,将一缕编好的细麻花辫拨到他耳后。江晚吟咂咂嘴,无意识伸手挥开脸上痒痒的东西,换了个姿势继续睡。蓝曦臣眼底涌上的情意隐藏在了吹熄蜡烛后的黑夜里,他俯身,在睡着的人唇边轻轻吻了下去。

  江澄,晚吟。

  究竟是什么时候动心的呢?


  *


  魏无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浑身的痛感令他恨不得不要醒。他动了动身子,除了疼似乎没有别的问题。

  从那么高的半空摔下来居然没死?这到底算科学还是不科学啊!

  魏无羡躺了半晌,终于有些习惯身上的疼痛了,这才坐起身,查看了自己的资料。

  之前补满的血条现在只剩下一半,而灵力条依然是灰色的。魏无羡点开在线gm。

  “你们这游戏怎么回事啊?职业没转成先摔掉了半条命,传送连个招呼都不打。还有啊,说好的恋爱养成游戏呢?!就算要玩孤岛回至少也得俩人吧!现在这是闹哪样?!变RPG网游了喂!!”

  在线gm秒回:“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

  得,还真是自动回复。魏无羡原本就没报什么希望,得到这种结果也是意料之中。他颤巍巍的站起身,借着穿透黑雾的月光,环视四周。

  之前他曾经在这乱葬岗上空向下俯瞰过,可惜被浓雾隔着,只能看到山峦的模糊形状。此时他身处其中,才感觉到乱葬岗的荒凉与可怖。树木枯败,阴森诡谲。目及之处,皆为黑色。魏无羡掏出一张火符点燃,果然,这里连树叶都是黑色的。他点开地图,发现乱葬岗处已经解锁。魏无羡顺着山道向下走,一路都有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他没有回头看,只想着找到地图所示的那个出口,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好在乱葬岗的山道只有一条,只要顺着它走,就能到达目的地。

  行至山脚,身后的动静也越来越清晰。魏无羡心里有些打鼓,要万一是个跟屠戮玄武差不多等级的怪,自己是铁定要跪在这儿了。没时间犹豫,魏无羡快步走下去。当他发现出口被一道丈余高的墙壁堵死之时,心瞬间凉了。

  我屮艸芔茻!!这是要玩死我啊!!

  魏无羡靠上墙壁内心很崩溃,这时墙壁上出现了一个提示框:“鬼道召唤师满级可破壁。”

  魏无羡内心点点点。

  不是我不想,我现在压根不知道怎么转啊!

  好在比起无头苍蝇毫无办法,现在总算知道该如何出去了,以魏婴的性格那肯定是瞬间感受到了希望之光并充满斗志!

  如果忽略向他逼来的那些骷髅走尸的话。

  眼看自己要被对方亲密接触,魏无羡当机立断向旁边一滚,算是暂时逃出了包围圈。这一动他才注意到自己手臂和大腿上黏黏的,还有伤口在往外渗血,之前浑身都疼,就没注意。想来这些东西是被自己的气味或者血液引来的。想到这里,魏无羡迅速从衣摆上撕下几条布条,快速包在伤口上,然后顺着山道往上跑去。

  天公不作美,此时天上开始飘下零星水滴,不多时,水滴密集起来,细细的洒在这片黑色地带。

  后面的声响变得越来越弱,魏无羡不知道是因为被自己的心跳声盖住了还是被耳鸣影响的亦或是那些东西怕水。不知跑了多久,直到他体力严重透支,下一秒就要躺尸,一座破败的大殿终于出现在他的面前。

  乱葬岗上唯一的建筑,伏魔殿。

  魏无羡靠在门上平复着凌乱的呼吸,身后的“追兵”似乎消停了下来,没过多久便四散而去。他慢悠悠的走进大殿,数道火光接连燃起,像是专门迎接他这位不速之客的到来。

  借着火光,魏无羡看清了里面的构造。这伏魔殿内空间极大,差不多可容纳千人,虽然年久失修,却仍难掩它曾经的金碧辉煌。如今里面几乎什么都没有了,却独独在大殿正中放了一口棺材。魏婴顿时想起看过的那些恐怖小说,背后一阵阵发凉。不过本着游戏玩家的好奇心与探险精神,他还是抽出了随便壮着胆子走了过去。

  反正是游戏,都是虚拟的,就算真出现什么自己手里还有物理攻击武器。再说,按照一般的套路,主人公掉下悬崖不死基本都会得到至高的武功秘籍练成绝世神功什么的,自己基本已经完美符合这一铁律的主人公人设了,应该没问题。最糟糕的情况,大不了一死。

  做好了心理建设,魏无羡伸手打开了盖在棺木上半掩的棺盖。预想中的干尸没见着,里面只有一个雕着精致花纹、贴着几张符纸、通体漆黑的木匣。他三两下撕开了上面的纸,本想着大概会出现复杂的解锁小游戏,结果木匣上只有一个卡扣,非常轻松的就打开了。里面既没有射出暗器也没有散出药粉,魏无羡松了口气,这才拿出躺在里面的那支笛子。

  与封存它的木匣一样,这支笛子也是做工精致通体漆黑,摸上去手感极佳,一看就知道不是敷衍了事的道具。魏无羡握着笛子细细端详,没成想手掌一痛,差点将之扔在地上。没等他去查探原因,笛子忽然发起光来,魏无羡这才注意到原来笛尾处刻着两个字——陈情。鲜红的血液瞬间被笛身吞噬,随着红色的消失笛子又恢复了平静。

  “原来你是有名字的啊。”魏无羡将笛子拿在手里转了两圈,“陈情,这名还不错。”

  系统提示音响起,魏无羡伸手将其打开。

  “恭喜玩家魏无羡成功转职鬼道召唤师!普通灵力条已转换为san值条,祝你玩得愉快。”


—tbc—


*原本计划写完乱葬岗副本,但发现那样字数超太多,所以就停这儿了


评论(5)

热度(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