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梦深深

魔道祖师同人专用子博。
cp无节操,主忘羡、曦澄。

[忘羡/曦澄]如果《魔道祖师》是个恋爱养成游戏 06

※又名:线上老婆真的是个男孩子,恋爱养成网游(?)设定,忘羡曦澄都是内测玩家,前情 01 02 03 04 05

※汪叽和澄妹都是女号设定,注意避雷。不过两个cp交往时都知道对方是男的,也没用女体做什么糟糕的事。也不用担心逆,不会有逆

※联文,下更 @遥雪雪的杂物间   亲爱的,曦澄日常终究还是给你了_(:з」∠)_

※友情提示:本章无曦澄剧情,考虑有人追文的连贯性打了tag,不妥删



  蓝忘机想了想,转身按原路返回。魏无羡捡起还未熄灭的火把跟在他身后,也想明白了对方想做什么。来到下来时的洞口下,果不其然,洞口被封住了。魏无羡自告奋勇,足下轻点,拽着粗树藤飞上去,借着石壁一点点来到洞口,他推了推头上封住洞口的巨石,很显然,石块纹丝不动。他又不死心抽出佩剑戳了戳,随后用上了灵力发了个技能,非但没将石块炸开,反而震断了支撑他重量的树藤。

  蓝忘机看到上面有亮光消失后接着传来魏无羡的惊呼,便知情况不妙。好在魏无羡下落的途中摸到了其他树藤,减缓了速度,这才没摔死。见他安全落地,蓝忘机这才默默放下了准备接他的双臂。魏无羡拿过火把看了眼跟着他落下的一条条树藤,无声地叹了口气。

  “一个恋爱游戏,做任务系统搞得跟打副本似的,真是日了兔子了,也不知道这策划是怎么想的。看样子不完成这个任务,系统是不会放我们出去了。”

  魏无羡说完,便看到蓝忘机走过来,抓起最粗的那根树藤,砍了一段下来。魏无羡脑子一转,立马就明白了对方的用意。

  两人又回到深潭处,那妖兽的四肢与脑袋正在往壳里缩,看样子是又打算沉入潭中。

  魏无羡把手里的树藤绕了个圈,打完结又拉了拉,确定结实了,递给蓝忘机道:“待会儿我把这王八引出来,你扯住他的脑袋,能把它那龟头扯出来最好,我去试试砍它软肉能不能掉血。”

  蓝忘机点点头,道:“嗯,你小心点。”

  魏无羡掂了掂手里的火把,猛地将它扔了出去。火把在空中划出一个漂亮的抛物线,准确无误的砸到了妖兽还露在外面的眼睛上。

  那妖兽瞬间嘶吼出声,四肢与脖子又重新钻了出来。魏无羡飞向妖兽吸引它的注意力,蓝忘机则将粗壮的树藤扔了过去,正好套住妖兽伸出的脖子。他本身力气就大,此时他又周身运转了灵力,更是稳如磐石,一时间竟真将那妖兽的脖子又往外拉出了一截。

  魏无羡不知蓝忘机能坚持多久,只道速战速决,随便在手,魏无羡直接在那节被拉出的软肉上放了个技能。妖兽的血条被打了出来,还没等他多高兴几秒就发现,这一下打掉的血简直可以忽略不计。

  魏无羡惊了:“卧槽不是吧!这血厚防高的玩意设计出来是为了破坏游戏平衡的吧?!还是说程序员没睡醒数值打错了?”

  刚抱怨完,魏无羡就听到蓝忘机带了焦急的声音:“快回来!”

  还没等魏无羡离开龟壳,那牵制着龟头的树藤“啪”的一声完全断开了!

  感觉到身后传来的风声,魏无羡心道不妙,奈何人在空中避无可避。那妖兽张开血盆大口,似是要将眼前的入侵者变成它的腹中餐。

  一道白影闪过,魏无羡被一股力道击飞,落到岸上。身后发出利器撞击声,他一回头,正看到蓝忘机被那妖兽锋利的前爪拍落潭中的画面。

  魏无羡当时就火了!老子的人你一王八也敢动?!

  魏无羡毫不犹豫的跳入水中,捞起蓝忘机就往岸上游。魏无羡水性极好,搂着一个人还能在水里躲开妖兽利爪的追击。那妖兽见猎物又要离开它的领地,便张开嘴,想要将他们叼回来。避尘脱离了阻力飞回剑鞘,此时蓝魏二人已上岸,见妖兽张开血盆大口离他们越来越近,魏无羡想也没想抽出随便就扔了过去,将蓝忘机往背上一扔,撒腿就往另一处洞穴跑。随便正好卡在了那妖兽的口中,妖兽顿时疼的咆哮连连,震的整个山洞地动山摇。


  洞中地形复杂,魏无羡不知跑出多远,终于停了下来。此处依旧能听到那妖兽的吼声,但那气势已经没一开始那么足了,许是那妖兽累了的缘故。魏无羡舒了口气把蓝忘机放下来,扶着他查看他的伤势。

  刚刚在水中时他看到了飘散在蓝忘机周围的红色,当时情况紧急,他也没有看清对方究竟伤在哪里。此时危机暂缓,他最关心的自然就是蓝忘机的情况了。

  “让我看看你伤到哪儿了?”刚说完,魏无羡就看到了自己右手上的血迹。他立刻蹲下身撩起蓝忘机的裙摆,果不其然,他的右腿上一片血肉模糊。

  “不是吧……你怎么都不吭一声的?”魏无羡难得皱眉责怪道,他二话不说打横抱起蓝忘机,找了个还算干净的地儿,将人靠墙放下。

  “这游戏是全息实感的,这腿伤成这样你不疼啊?”魏无羡边说边小心的撕开蓝忘机伤处的衣料,三道又粗又深的血印顺着对方大腿一直蔓延到小腿,狰狞可怖。

  魏无羡没来由的一阵心疼,翻出乾坤袋,将之前买的伤药拿出来,轻轻地涂在蓝忘机的伤口上。

  “咱们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你懂不?你要是有什么事我也不好过。以后受伤了、遇到困难了别都一声不吭,一定要告诉我知道不?”魏无羡一边给蓝忘机上药,一边嘴上不停。一直沉默不语的蓝忘机此时开口道:“你不必如此,我是男子,不是需要你来保护的姑娘。”

  “哎呀你这人!我知道你是男人,你之前不也救了我好几回吗?朋友之间互帮互助还分什么男女啊!再说了,我也挺喜欢你的,出去了还是朋友嘛!”

  蓝忘机注视着忙着给自己上药的魏无羡,伸出的手停在对方头上,最终还是没有摸上去。

  他想问他,为什么要对他这么好,为什么要说喜欢他,甚至为什么要来撩拨他,但都没有问出口。

  他说了,他把他当朋友。


  “好了。”魏无羡拍拍手,对自己的手艺非常满意。伤员伤情已控制住,魏无羡这才注意到,两人身上都是湿透的,而他一抬眼,蓝忘机胸前的美景就直直的撞进了他的视线。

  “咳咳咳咳……”魏无羡迅速转过身,声音里充满歉意:“那个,我不是故意的,我、我去看看能不能生个火烤烤,你先休息吧。”

  蓝忘机一脸疑问的看着往外走的魏无羡,低头一看,脸不由得黑了。他赶紧闭上眼,在心里默念“非礼勿视”。

  不一会儿魏无羡就抱着一堆枯树枝、树藤回来了,在乾坤袋中找出一张符纸,看完使用说明后,顺利将火堆升了起来。他将身上的衣服统统脱下来架在火堆上,不多时就烤干了。蓝忘机因为是女子,只脱了外衣。魏无羡闭着眼将中衣盖在蓝忘机身上,自己披着外衣躲了出去。蓝忘机将衣服换好后,便让魏无羡进来。


  两人围着火堆思考接下来的对策。

  照现在的情报来看,不完成这个任务是无法从这里出去的。那只妖兽名为“屠戮玄武”,血厚防高,等级比他们高出一大截,对他们来说基本是个bug般的存在。不过经过之前的测试,至少证明了一点:要想杀死它,还是有可能的。

  魏无羡:“攻击它的软肉是有效的,虽然血掉的不多,但我们可以一点点磨死它。”

  蓝忘机略作思考,说道:“内部攻破。”

  魏无羡一拍大腿:“对!既然他的龟壳和露在外面的部分无法破防,那就从内部输出伤害,说不定这样造成的伤害值更大呢!如果能有更细一点的武器就好了,能直接刺入那王八的身体或者绞断它脑袋。”

  “有的。”蓝忘机道,“我的物品栏里有一把古琴。”

  魏无羡凑到他身边,看着他调出的物品栏,里面果然有这么把琴。蓝忘机点开了古琴的信息。

  “忘机琴。”魏无羡念道,“可拆卸,进可攻击退能防御,主要功能‘问灵’,召唤用……”

  蓝忘机从乾坤袋里拿出忘机琴道:“之前在藏书阁看到过与之有关的技能,觉得有趣,就学了两个,‘问灵’和‘弦杀术’。没想到这么快就能派上用场了。”

  魏无羡托腮看着蓝忘机:“我说,你有这么厉害的武器怎么都不拿出来遛遛的?”

  蓝忘机瞥了他一眼:“太大了,在外面不方便携带。”

  魏无羡撇撇嘴:“你说得好有道理。可是为什么你有两样武器,我却只有一样?”他说着便要去摸自己的佩剑,结果只摸到了剑鞘。魏无羡心下一惊,“不妙!”

  “怎么了?”

  “随便没回来!”

  方才他带着蓝忘机逃命,没注意别的,这会儿一琢磨,自己好像把随便扔进那妖兽口中了。

  “难不成随便被那王八吞下去了?”只有这一种解释了,不然在主人还有灵力的情况下,佩剑理应自己回鞘才是。

  魏无羡苦笑道:“那王八不会连武器都能给消化了吧?这趟真是亏大了,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蓝忘机想了想,将避尘递到魏无羡面前:“等会儿我用忘机琴,你用避尘。”

  魏无羡轻笑一声摇了摇头,接过避尘,右手握住剑柄往外拔,明显的,拔不出来。

  魏无羡解释道:“这种等级的武器怎么可能随便谁都能用,都是与主人绑定了的。”

  沉默半晌,蓝忘机才开口道:“可以的。”

  魏无羡不解:“什么可以?”

  蓝忘机:“避尘可以有两个主人。”

  在魏无羡疑惑的眼神中,蓝忘机点出了操作面板,像是做了什么艰难的决定,在跳出的一个窗口中输入了“魏无羡”三个字,他依旧板着张脸,按下了确定。

  魏无羡看到的虽然还是那张漂亮却无甚表情的脸,但他总觉得按最后那一下时,蓝忘机是一脸的视死如归。

  蓝忘机又操作了几下后,告诉魏无羡可以了。魏无羡不知蓝忘机都干了什么,不过这次他真的可以使用避尘了。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两人都知道被困在这里的时间越长越糟糕,既然已经有了对敌方法,那自然是不想再等的。

  魏无羡:“你的腿怎么样了?能动吗?”

  蓝忘机:“并无大碍。”

  魏无羡:“就算你说没事你也不能下水了,伤口再恶化可就麻烦了,谁知道这游戏还有什么奇怪的设定。内部攻破的活就交给我吧,你在外面等着攻击它露出的弱点就行了,我相信你,你也信我一回成不?”

  蓝忘机:“那你一切小心。”


  蓝魏二人再次回到深潭处。屠戮玄武似是在休息,四肢与头尾统统缩回了壳中,周身露出六个大洞。魏无羡对蓝忘机比了个手势,纵身探入水中,水流只在他周围留下波纹,待他离去便又恢复平静。魏无羡静悄悄的游到妖兽头洞入口,侧身朝身后比了个OK手势,随后钻进洞中。

  刚一进去魏无羡差点没被里面的腐臭味熏出来,好在他适应环境能力超强,没多久便能继续行动了。他捂着口鼻艰难前行,心里想着幸亏没让蓝湛进来,他一看就是爱干净的人,肯定受不了这个。思及此处,他便将避尘放进了乾坤袋。

  这妖兽的龟壳里堆了厚厚一层腐尸,也不知是它吃剩的“食物”残渣还是准备好还未吃的“储备粮”,且越往里走厚度越深。魏无羡眼尖,看到了不远处腐尸堆里闪出光亮的东西。他挪过去,借着不知哪儿来的亮光看清了那样物体。

  是一把生了锈的断剑,锈蚀的还挺严重。魏无羡伸手拿起剑身,瞬间一股恶寒顺着手臂袭上四肢和大脑,紧接着耳边响起凄厉的叫喊声,此起彼伏。魏无羡赶紧将断剑扔了回去,身上的不适感这才慢慢减轻。

  “这什么东西?好大的怨念。”他低下身打算再次观察,却发现壳内的亮光似乎又强烈了些。他眨眨眼,眉头微皱,这会儿听力恢复了正常才注意到身后有“咕噜咕噜”的呼声。魏无羡心道糟糕,转过身,果不其然对上了一只金黄色的大眼。

  “嘿嘿,嘿嘿嘿,王八兄,别来无恙啊……”

  没等他逃跑,妖兽便发出了一声巨吼,震得魏无羡刚恢复听觉的双耳再次失聪。妖兽像是被这个一而再再而三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人彻底激怒了,张开血盆大口,誓要将那人吸入口中。魏无羡人单力薄,只能随波逐流连同壳中腐尸一起进了屠戮玄武的嘴里。

  眼看自己就要葬身王八之口,魏无羡有些后悔把避尘放起来了,此时完全没有时间让他再将佩剑取出。他伸手胡乱一摸,便摸到了刚才那段锈剑,毫不犹豫的将锈剑插在了妖兽的下颚上!

  那妖兽被这一下给刺激着了,将上下颚一合,锈剑的另一头顺势插入了它的上颚。这下妖兽疼的彻底暴走了!它使劲往外伸长脖子想要逃离它的壳,逃离疼痛,脖子越伸越长,藏在里面的软肉就这么暴露了出来。在外面等候多时的蓝忘机抓准时机,将忘机琴的琴弦一一射出,有的缠住妖兽的脖子,有的直接刺穿软肉,蓝忘机左手用力收了线,右手在弦上一弹,琴弦震颤,“铮”的一声巨响,琴弦瞬间入肉三分!

  那妖兽被剧痛震得在潭中翻滚扑腾,左右摇摆,想至少先甩一个下去。但两人都意志坚定,打定主意置它于死地,一个在它口中死死握着断剑,一个在它壳上紧紧拉着琴弦,谁都没放手的打算。

  魏无羡被那断剑搞得本来就头疼恶心,再加上妖兽的晃动,好几次手上差点脱力。在他神志还算清醒的时候,看到了随便从下方飞了出来插入剑鞘,心想还好这妖兽没把它消化掉。可惜没过多久,他就支撑不住,晕了过去。但手里依旧握着那把断剑。

  弦杀术每弹奏一次琴弦,消耗的灵力就会翻倍,蓝忘机担心魏无羡的安危,灵力就像不要钱似的挥霍着。他不记得弹了多少下,过了多长时间,那妖兽终于不动了。

  系统提示和掉落的材料装备等等他都没去管,在确定屠戮玄武已经斩杀完毕后,蓝忘机径直跳进水中,游到它嘴边,他试着叫了一声“魏婴”,没有回音。

  蓝忘机的心悬了起来,他努力将屠戮玄武半合的嘴巴撑开,一眼就看到了抓着一把生锈断剑的魏无羡,双眼紧闭,神情痛苦,手上因为太过用力,渗出的血液顺着手臂向下流去。蓝忘机抓着他的衣领,一把将他提了出来。那半截断剑也随着二人一起落入深潭中。

  蓝忘机搂着魏无羡的腰浮在血红的水面上,魏无羡软软的靠在他身上,眉间紧锁,像是被梦魇住般。蓝忘机轻轻晃了晃手臂,嘴里喊着他的名字。

  “魏无羡?”

  “魏婴!”

  蓝忘机抬起微微颤抖的手去探对方的鼻息,怀里的人猛地清醒过来,抓住了他伸出去的手,一脸茫然的问:“死了没?那王八死了没?”

  蓝忘机松了口气,回道:“死了!”

  “那就好,那就好……”此时魏无羡的双眼才找到焦点,他看了眼蓝忘机,这才注意到自己正被对方圈在怀里还抓着人家的手,对方的柔软隔着湿透的衣衫贴在他的胸前,魏无羡一脸尴尬的拉开了与蓝忘机的距离。

  “现在应该能出去了。”魏无羡拉着蓝忘机朝岸边游,顺便转移了话题,“对了,任务有装备掉落吗?”

  蓝忘机对对方突然的疏离有些失落,漫不经心的回答:“有,我还没看。你想要的话可以给你。”

  “等出去再说吧。”正说着,两人上了岸,魏无羡想了想,还是决定先把衣服弄干再出去。

  “这样出去有碍观瞻呐!再说你一女孩子,这春光一片的,多不……好……”

  魏无羡话没说完,就感到一阵头晕目眩,直直栽倒在地!

  “魏婴?!”蓝忘机上前扶起魏无羡,眼神里满满的担忧,“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魏无羡扯出一个虚弱的笑容:“没什么事,就是头晕乏力,大概是刚才太用力的缘故吧,你不用担心。”

  蓝忘机压下身与魏无羡额头相贴,发现对方热度有点不正常,但不严重。蓝忘机当机立断,将魏无羡打横抱起,往他们之前休息的山洞走去。魏无羡被蓝忘机这一举动惊到了,一脸不敢置信:“我说蓝湛,你腿上还有伤呢别逞强啊!你这样都能抱动我,力气到底是有多大?!我感觉我作为男人的自尊受到了伤害……”

  “腿伤不碍事。”说完蓝忘机又补充了一句,“我也是男人。”


  蓝忘机将魏无羡放下坐好,这回两人的角色与之前来了个对调。蓝忘机拿过魏无羡手中的伤药,涂在对方手心上。魏无羡觉得此时的蓝忘机居然有了些许温柔,心里就想逗逗他。蓝忘机手指触碰到伤口时,他便直呼疼,蓝忘机识破后真的用力在上面摁了一下,魏无羡这次是真的疼的一哆嗦,就想抽回手,被对方拉了回去。他不敢再开玩笑,老老实实的让蓝忘机擦药,虽然如此,蓝忘机手下的力道却是更加轻柔了。

  魏无羡静静地看着蓝忘机的侧脸,对方神情专注,长睫随着主人视线的改变颤动着,与手心里微痒的轻触一起撩动着他的心弦。魏无羡觉得自己肯定是烧糊涂了,才会觉得为了这样的蓝湛,就算弯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蓝忘机给魏无羡上完药,扶着他躺下,自己将火堆重新燃起。魏无羡将避尘还给蓝忘机,这才安心休息。躺了没多久,他翻来覆去左右觉得不得劲,一脸哀怨的望向蓝忘机。蓝忘机不解,问道:“怎么了?又有哪里不舒服?”

  魏无羡努力朝蓝忘机的方向动了动,回道:“地上太硬,睡着难受。”

  蓝忘机站起身:“那我去找找有没有能垫着的东西。”

  魏无羡见对方真要出去赶紧叫住他:“哎哎哎,蓝湛你别这么死心眼好不好?你坐过来,让我枕在你腿上不就行了嘛!”见蓝忘机皱起眉头似是不情愿,魏无羡又哎呦了两声,“蓝湛,好蓝湛,你看我都这样了,顺着我一回好不好?就一回!”

  蓝忘机叹了口气,最终还是没跟生病的人计较,乖乖的坐到魏无羡身边。魏无羡满意了,笑嘻嘻的枕上蓝忘机没受伤的左腿,挑了个舒服的姿势,闭目养神。


  没过多久。

  “蓝湛,来唱个歌呗?”

  蓝忘机闻声低头。

  “随便唱什么都行,小星星、小苹果、爸爸去哪儿了,最炫民族风也行啊,我想听。”

  魏无羡等了许久,等到自己迷迷糊糊快要睡过去时,终于听到了一个温柔的声音哼出一段优美的旋律。有歌声相伴,魏无羡很快沉入梦乡。

  蓝忘机感受到身上那人平稳的呼吸,便知对方已经睡着。他伸出手轻轻抚摸着魏无羡的头发,看着对方睡颜的眼神温柔的好似一汪湖水。只是他自己看不到而已。


  魏无羡醒来时身上盖着已经烤干的衣服,蓝忘机端正的坐在一边。

  说不失落肯定是骗人的,但转念一想,不管怎么说得到了对方的膝枕和唱歌两项服务,也算赚到了。那可是蓝湛啊!一次两样是多么的难得!

  “我睡了多久?”魏无羡起身穿衣,感觉身上轻松了不少。

  “大约一炷香的时间。”

  “……那走吧。”

  “走不了了。”蓝忘机看了眼呆住的魏无羡,继续道:“我去试过了,洞口从里面打不开。”

  “……不勒个是吧!”

  魏无羡对此结论接受无能,蓝忘机拽住他衣袖,声音毫无波澜:“避尘和忘机琴我都试过了。”

  魏无羡顿时明白了蓝忘机的意思。他坐到蓝忘机身边,叹声道:“这么看来,我们是无意间触发了一个隐藏着巨大的阴谋的剧情?”

  蓝忘机不置可否。

  “也就是说现在只能寄希望于有人来就我们喽?你说会不会有哪个好心的NPC路过此地发现上面那块巨石,还有足够的灵力打碎它救我们出去?”

  “……”

  “如果这游戏里有联络系统就好了,呼叫澄澄来救驾。你说它为啥就没有联络系统呢?哪家网游没有这功能啊!这是最基本的功能好吗!”魏无羡有些崩溃的抱怨道。

  “你的烟花还有没有?”蓝忘机忽然问道。

  “还有一支,有什么问题吗?这种时候你想看烟花?”魏无羡不明所以。

  “不是,是可以用来传信。”

  “告诉江澄我很爱他然后他就能与我心有灵犀知道我被困在这儿了吗?指望这个还不如祈祷你跟你哥有心灵感应呢。”魏无羡说完意识到一个问题,他侧头看向蓝忘机的眼睛,问道:“之前放烟花时你收到的系统信息里写的什么?”

  蓝忘机道:“写的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上面有烟花燃放时的地点定位。”

  魏无羡反应了半天,嘴角弧度越拉越大,最后终于笑出声:“天无绝人之路啊哈哈哈哈哈哈!!!”他拿出最后一支传情烟花,在想要给谁传情的输入框中打上了“江晚吟”。

  “哈哈哈哈哈哈晚吟妹妹,快来迎接羡哥对你排山倒海般的爱意吧!!”


—tbc—


*再来这么一次我就真要跪了_(:з」∠)_


评论(5)

热度(317)